山鬼°

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。


既含睇兮又宜笑,子慕予兮善窈窕。


我是山鬼°





这不过是我非酒精导致的酩酊大醉。

请原谅我的自负吧,我发誓就这一次。如果爱带来的只会是虚假的温柔乡,过后是无尽的深渊,那么我宁可选择对爱退避三舍,对万物淡漠疏离,对你发乎情止乎礼,而不是孩子气的依赖和过分的纠缠。爱的奥义过于深刻,好的纠缠也确是一桩福气,可我无法预知未来,不敢憧憬美好也害怕看见晦暗。故这走了泰半的路怕是难以继续向前,却也回不了头。在原地停停吧,理智告诉我是时候掐灭自以为是的芽了。我别无他求,只想等到小小火焰完全熄灭的那一天,我做回原来的我,与世人把酒言欢不动情。做出这个决定太难了,可是如果不做,我是不是会一直被困于桎梏?很难说清。真的很难说清。

他的眼里好像有别的东西;是比舞会上的人们嬉笑取乐、比张张虚伪或真实的面孔更多的东西。我只站在那里,远远地望着他,望着他好看而深邃的蓝色眼睛,仿佛自己置身于宇宙看着美丽的蔚蓝星球。俗气的彩带和缤纷的气球都退置一边,嘈杂的声音也全听不见。17岁的西尔维娅站在无边的星野中,感受着年轻捕梦师安静的呼吸。她觉得她好像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懂他的人,还懂他手中的那杯玛格丽特酒。

在闲暇时候,就会偶尔把你想起,想起你我站在灵魂深处。就那样互相望着,那么简单,那么美好。如果我不是小心忍着,就要一个人笑出声来。

我们为什么会信任彼此,是因为互生好感,还是因为陌生。相爱是不是意味着咫尺远近,它会不会使我们不得不带上面具。我能不能在你怀中肆意哭泣,一如从前在黑暗旷野中旁若无人,在母体羊水中温暖蜷缩。你会不会柔声安抚我,牵着我的手告诉我都会好起来。我们真的能对彼此彻底卸下防御的盔甲吗。你真的愿意接受无论多么优秀或是糟糕的我吗。待我熬过这艰辛的路程,你还会在对岸等我吗。

@奶盖小赵  @半糖芋圆烧仙草 1000fo福利的幸运鹅
你们自己决定要什么啦!
(我再分享一张甜美爱情 不要打我

我的爱人出生于中世纪,海洋予他湛蓝的眼和无畏的气魄,森林予他不忧愁的脸与温柔的性情。他出生那天恰是众神狂欢的末宴,于是阿波罗使他潇洒脱俗,赫尔墨斯使他聪慧出众,宙斯使他才情过人。你可以在他的笑声中听见诸神的颂歌,一如将海螺置于耳边时听见浪花的密语。我的爱人眼神深邃无限似宇宙,周身是闪耀的恒星碎片,被赋予无尽意志与坚韧去披荆斩棘。我的爱人!他生来就应立于世界之顶,俯瞰万物共生共灭。天空是他镶着太阳的桂冠,微风轻拂当他的目光抚过藤蔓。众生顶礼膜拜,皆向他俯首称臣。我的爱人,他乘着月光向我轻柔低语:晚安。

晚安晚安。不忧愁的脸,是我的少年。

© 山鬼° | Powered by LOFTER